小辣椒j3秒删

   ()

   黄一曦哭笑不得,“奶奶说得没错,您要是当律师肯定比我好,那肯定没我什么事了,不是不当律师,您这一生也是光辉的一生呀,您瞧瞧,上至我太奶奶,我太外婆,我太奶奶的妈妈和婆婆,我太外婆的妈妈和婆婆,我大伯母,我妈,我大姑,我小姑,哪个能比得上你呀,就是我三婶哪两下子,都是跟你学的。”

   也是,黄一曦算了一下,太奶奶是温和的人,俞美清这个儿媳妇一进门就当家了,自己妈就是个战五渣,哪天俞美清不骂她她还感激上了,大伯母会干活,腰粗肩膀宽,长年在田里,三婶虽然是搅事精,不过和她狼狈为奸,是盟友,两个女儿见到她就和鹌鹑一样,村里她辈份又高,的确没什么发挥余地。

   好不容易来只小家雀,身子再小也是块肉呀,这不,发挥余热来了。

   黄一曦前面说得还算好听,后面可是有点变味了,可是俞美清听不出来呀,她还傲娇上了,“你三婶算什么,学半辈子也没学好,学歪了,还有你妈妈,我教了她半辈子,蠢蠢笨笨的,要不是有我们老两口看着,被卖了还帮人数钱。”

   黄志新直接蹲门外走廊抽烟去了,这老太太,越说越没边了,可是教她她也听不进去呀,这个闹心问题,大半辈子下来,习惯了。

   还好孙女是大气的,孙女婿嘛,有孙女在,他的脾气可以忽略。

   黄一曦和商洛宇回到房间,第一件事就是关门大笑,刚才憋太久了。

   从小到大,俞美清都是骂她,现在看到她针对李月华,怎么那么痛快呢。

   “你奶奶这战斗力真是杠杠的,我以前还以为你是夸张了一点。”

   商洛宇这下子承认自己看走眼了。

   “那是,我奶奶虽然很久不出江湖,不过江湖上至今都有我奶奶的传说。”

  
衣袂飘飘身段优美跳舞女孩唯美图片

   “……”

   这几天老两口都是很早起来,黄志新提着小锄头去菜地里转悠,俞美清一阵鬼吼,李月华平时睡到自然醒,被吵醒后拥着被子,气得直骂。

   不过她也不敢骂出声,老太太一早就嚷嚷开了,六点半吃早饭,过期不候。

   而且人家还傲娇上了,不吃早饭,可以,三餐都别吃了。

   李月华起床后,还被老太太削了一顿,“哟,睡到现在,还说要读书呢,读个锤子呀!谁家读书不是三更起五更背的呀,这样读书能考得上我头给她当凳子坐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黄一曦忍着笑,早上的地瓜粥是爷爷起来熬的,浓稠香甜,她多吃了半碗,刚放下碗,俞美清又嚷嚷上了,“最后面吃的人记得洗碗呀,洗干净点。”

   这老太太,一大早精力旺盛呀。

   “奶,我带你去外面公园玩玩吧,小姨,小姨父,你们也一起走吧。”

   黄一曦觉得冲老太太这喉咙,还是可以培养一点爱好的。

   林明芳一家子听说陪老两口出门,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   从家里到公园也就两站地,俞美清不让打车,坚持走路过去。

   这个公园距今已经有三百多年历史,是靖海侯施琅将军在白水州创建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花园其中的春园,以四季游赏诗文“春游芳草地”立意而构思造园,又称芳草园。

   园里并不象一般公园那样平坦,有山有坡,树木郁郁葱葱,香樟、桂花以及各类花灌木,榕树、龙眼树、玉兰树、棕榈等大量乔木婀娜多姿,参差交错。

   很适合老人家游玩。

   “这就稀奇了,城里也有小山坡呀。”

   俞美清还是第一次来这里,“比老家好,老家要见这么多树,还得爬两个山坡呢。”

   这倒是,早年大练钢铁,又有砍柴烧火,离老家近点的山坡光突突的,后来栽种的树林也不高大。

   黄志新也感慨,“这公园变化还是挺大的,我年青的时候来过城里买铁,就在那边上,现在这地方比当时小许多,我记得当时这里面有五六个池塘,单是桥就有五座,亭子很多,还有一个儿童游乐场,动荡年代被毁了。”

   黄志新四处看了看,边看边指着变化告诉老伴,拿出烟想点上,看到那么多花草又放进口袋里。

   黄一曦暗暗地点头,爷爷虽然没读过什么书,但是礼仪一直很好,不管是公众面前还是私底下,老两口都没有什么不良生活习惯。

   进公园的门在东边,黄一曦带着她们往西边走,那边有个大荷塘,塘中心有一个亭子,里面有些老年票友,早晨过来咿咿呀呀一阵子。

   爷爷奶奶都喜欢看大戏,高兴时还会哼一嗓子,黄一曦觉得吧,对于老头老太太来说,这种不花钱的看大戏,肯定稀罕。

   果然老两口出来就跟放了风是的,一直到人家都走了,老太太才抿着嘴巴出声往回走。

   “奶,你要是喜欢,那边就是梨园剧院,三不五时都有演出,有空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   俞美清一幅看傻子的表情,“这边不用花钱你不看,去看花钱的,你有钱烧得慌呀。”

   “那不是不一样吗?这边也没字幕,也没换服装没化妆,而且没有年青帅气的小生和美女。”

   黄一曦分辨道。

   老太太拉着孙女的手,很满足地笑,“没花钱的你还要求那么多,虽然他们服装没穿上,扮相不怎么好看,可是听着挺热闹的,那抱弦管的小伙子唱得尤其好,声音浑厚坚实,这的人肯真不错,都让我们白听的。”

   黄一曦心里再明白没有,要说老太太有啥高深的艺术细胞,欣赏能力,那是瞎说,咱们家老太太那就是过去看热闹的。咱们真的是外行。

   不过能说上这几句,说明啥呀,说明我家老太太还是有点艺术熏陶过的。

   “还年轻呢,看他唱高音都唱不上去,喘得和我打铁时拉的风箱一样,我都怕他那一口气提不上来,一下子就过去了。”

   黄志新心里头酸酸的,这老太婆呀,还夸上别的男人了。

   “胡说,人家别提唱得多好了,人也长得好看,唔,精神,腰都直直的。”

   俞美清不乐意了。

   黄志新气得差点暴走,别以为他没注意,老太婆一直偷偷看那边那个臭小子呢,“有什么好看的,老黄瓜刷绿漆,那张老脸都是褶子,唱得一转三折的,好象上吊喘不过气来,还不如京剧呢,咚咚锵多大气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