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光宝盒app软件

   冒险者前进基地的环境还是非常的好,而且服务也特别好。

   在验证完身份卡之后,那名工作人员将身份卡还给张嘉玥之后,又将一张房卡交给她,微笑着说道:“张嘉玥,你就在6栋2-2-1号房间居住。”

   这座补给基地,范围不算太大,但防御设施非常完备,据说有记录可查,不止一座前进基地被兽潮攻陷过,但这依然挡不住人类热爱冒险,喜欢探过的伟大精神。

   根据路牌的指示,张嘉玥很快找到了自己休息的房间,这是基地免费提供的,但离开基地……不论是去荒野区还是返回城市,只要出了基地,就要将房卡上交。

   站在门前,她刚要掏房卡开门,就看到几名冒险者从自己身旁说说笑笑地走过,她没有在意,但就在这些人从身后经过时,张嘉玥目光一闪,身形倏然向一旁闪去。

   砰!

   一个粗壮的身影狠狠地撞在了门上,随即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还没喝就醉了,有没有点儿出息?”

   “嘿!小娘们,去酒馆找哥哥们玩一晩上,可比去荒野区爽多了。”那个撞在房门上的冒险者转过脸对张嘉玥说道,一脸的猥琐。

   张嘉玥没有吱声,等他继续嘟嘟囔囔的前行后,淡定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,只是在房门关上的瞬间,眼中闪过一丝冷意。在刚才那一瞬间,那个冒险者是特意撞过来想吃她豆腐的,只是张嘉玥感知敏锐,及时地避开了。

   当然,真被吃了豆腐也谈不上有多少损失,毕竟这是公共区域,但这种行为太恶心了。

   深吸一口气,张嘉玥也没有太过于这种事情,百样米养百样人,在冒险者中间,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而且据林哥说,在冒险基地当中,真的有些女人虽然注册了冒险者身份,但却是在基地里卖的,而这种行为在这个地方并不违法,只要是两厢情愿。所以林哥还特地提醒她,千万不要让那里精虫上脑的冒险者们接收到误导的信号。

   另外,在前进基地的大多数区域中,是严谨打斗的,只有酒馆例外,但在酒馆中打斗可以,伤及人命却不行,而且所有造成的损失都要由失败者尝付。

  
秀丽少女宛如童话中走出的公主

   现在是白天,这个季节比较热,所以大多数队伍都会选择在夜里出发,一方面是风凉,一方面是在距离基地的地方,不会有太大的危险,所以张嘉玥也决定傍晚出发,现在在柔软的大床上睡它几个小时。

   下午两点左右,张嘉玥醒来,先去洗漱了一下之后,便来到基地的酒馆——在基地有专门出售物资或者收取猎物的地方,这个酒馆其实相当于是一个黑市。在这里往往能够买到一些很便宜或者很实用的物品,但同样也有可能被宰——不管是卖或者买。所以求稳妥的冒险者还是喜欢去正式点儿的地方交易,不管是否吃亏,那里是明码标价。

   但是,酒馆还有另外一个作用,那就是即时信息交流和实物兑换——前者就不用多说了,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而后者却是冒险者私下的一种交易方式,只不过这种交易方式只会在黑市中进行,不受基地法律保护。

   酒馆很容易找,刚一推门进去,张嘉玥恰好是在吸气,顿时就是一阵咳嗽——酒馆里面弥漫着各种奇怪的气味,汗味、机油味、焦味、体液味、血腥味等等,十数种味道交杂在一起,任何人只要闻上一丝,都会终生难忘,而毫无准备的张嘉玥一照面儿便中招了。

   站在门口适应了好一会儿,才在很鄙视的目光中缓过乏来,张嘉玥走进酒吧。

   “哟,又有菜鸟来了!”

   “哎,让我们瞧瞧,这么漂亮。”

   “哈哈,就凭这姑娘脸盘,不用去荒野区也能赚个满贯。”

   “到底是身娇肉贵,刚才都快吐了。”

   “这你们就不懂了,等过一段时间适应了,什么味都喜欢了。”

   一阵阵的议论声响起,其中夹杂着各种不怀好意的笑声,一双双眼睛扫视过来……未必是猥琐,但肯定是各种试探,如果张嘉玥稍露辞色,这些家伙就可能跟蚊子似的凑过来。

   在酒馆里,有不少冒险者,人扎堆聚在一起,张嘉玥目不斜视,直接来到吧台跟前:“老板,来份儿荒野区的地图。”

   “一百信用点或者一个蓝金币。”老板面无表情地扔出来一个纸卷,跟草纸似的。

   张嘉玥皱着眉头展开,心里骂了一声‘女干商’,然后老老实实地掏钱付帐,收起地图就转身离开。

   就这么片刻的时候,身后多了一堵强……一堵肉墙,几名身材高大的冒险者挡在了面前。

   “你们有事吗?”张嘉玥蹙眉问道。

   她已经认出,眼前几个正是之前在走廊里遇到的那几个冒险者。

   “这话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。”

   那个之前想要撞她的冒险者说道:“你来酒馆找我们,是不是有……事啊?”

   他的眼睛被酒精刺激得一片血红,张口就是那股子口气与酒气混合的味道。

   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来找你们的。”

   张嘉玥强忍着厌恶道:“我是来买地图的。”

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 包括这个冒险在内,周围所有人都发出一阵爆笑,有几个人慢慢站起身,舔着舌头,缓缓走了过来。

   那个冒险者收敛笑声,注视着张嘉玥,道:“美女,看来还真迟钝的可以,完搞不清楚状况啊!”

   “我搞不清楚什么状况?”张嘉玥冷冷地问道。

   那个冒险者嘿嘿笑道:“美女要地图,哪里还用买,哥哥可以陪你画地图啊。”

   “在哪儿画啊?”张嘉玥微微眯着眼睛问道。

   “当然是在床上……”

   “那你就陪你妈在床上画吧,如果你们家床大,可以请酒馆里所有人,一起陪你妈画地图。”张嘉玥嘴角露出嘲讽地笑容。

   ‘哄~’

   酒馆里先是诡异地安静了片刻,但旋即间便是一片哄笑声,那个冒险者原本就被酒精刺激的毛细血管似乎更红更粗了,他跟头踪熊似的咆哮了一声,张着手臂向张嘉玥扑了过来。

   张嘉玥不想在这里惹事,可并不是怕事,见状冷哼一声,不等他扑到跟前,已经是一脚钩在了那个冒险者的两腿之间,看到这一幕,众人都仿佛听了一阵蛋碎声。

   “啊~”

   那名冒险者在那一瞬间,先是沉吸了一口气,旋即双手捂着下体,原地蹦起三尺高,嘴里发出一声渗人的惨叫声,并且跌倒在地,捂着下面叫得那一个惨,就跟巫山猿啼似的。

   “丫头,你太过分了!”

   “快点儿赔偿,必须是十倍赔偿。”

   “没有信用点是不是?那不要紧,可以钱债肉偿嘛。”

   ……

   听着眼前几个人讲相声似的竞赛猥琐,张嘉玥神色淡然,眼中却透露着冷意,一些精明的冒险者已经不出声了,默然地准备看戏,而那几个精虫和酒虫都扑进脑子里的冒险者却浑然不觉。

   “行。”张嘉玥然后说道。

   “什么?”眼前一个六名冒险者,不算地上那个夹着裤裆哀嚎的。

   “你们想要,就过来拿,可能不能拿手,可就要看有没有那个实力了。”

   张嘉玥冷笑:“不伸手的可没份儿喔。”

   这个不可以!

   原本不好意思一齐上的六人人,这会都冲了上来,转眼间张嘉玥已经被六个大汉围在中间,这些人身上散发着浓烈的猥琐之气。

   环视一圈,张嘉玥点点头,望着那个叫嚣得最响的冒险者,轻声道:“你们身上带的钱够吗?”

   那名冒险者一愣,“什么?”

   话音未落,张嘉玥已出……脚了,她的身形蓦然前冲,迈步间,一股气旋绕体而出。

   右脚踢出,长驱直入,一道无形的劲气透过脚尖轰出,正中这名冒险者的腹部。

   “你……”

   这名冒险者眼睛猛地瞪大,双臂交叉向下,想要挡住这一脚。

   砰!

   这道无形的劲气隔空撞在双臂上,顿时手臂肌肉深深凹陷下去,紧跟着一声闷响,皮开肉绽,鲜血飙射而出。

   伴随着一声惨叫,这名冒险者迅速后退,口中咆哮道:“一起上,把这小娘们干趴下!”

   张嘉玥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淡淡的笑容,欺身迈进,身形如风,眨眼间便窜至对方身前,脚影翻飞,瞬息间拍出18腿。

   砰砰砰……

   腿风如涛,每一脚皆踢在他的关节位置,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脚印,传来一声声骨骼的碎裂声。

   砰!

   最后一脚直袭对方胸口,那壮硕无比的身体倒飞出去,撞在10米外的墙壁上,直直的滑落下来,瘫软在地,没有任何声息。

   身形一转,三个踏步间,张嘉玥又回到刚才的位置,浑身环绕的那股气旋呼啸不停,正是旋风扫叶腿法中的身法运转极致的表现。

   一股强烈的风力,笼罩住她身周1米方圆,令人站立不稳。

   剩下的五个大汉已觉事情不对,刚想止住脚步,拉开距离,却觉身体不由自主迎了上去,湮没在漫天的腿影中。

   砰砰砰……

   腿影重重,一腿接一腿,轰击在这五个冒险者身上、脸上,不一会儿工夫就把他们揍得跟猪头一样。

   虽是首次使用旋风扫叶腿法进行实战,但是,张嘉玥很快便掌握这门武技的运用。

   严格地说旋风扫叶腿法这套武技是由两个可以单独施展的部分构成,一是旋风身法;二是扫叶腿法。由旋风身法形成的气旋牵引,让这五人难以脱身,再加上扫叶腿法的精妙使用,张嘉玥双腿交替而出,左右开弓,一脚一脚地踢向这五人的身上和面颊上。

   顿时,这一个人便如牵线木偶,哪怕是已昏死过去,也只能直直的站在那里,任由张嘉玥一脚一脚地踢着——她对力量的掌控很好,就连脑震荡都不可能发生,但绝对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‘疼’。

   眨眼间张嘉玥已经踢出三十六腿,收腿而立,剩下的这五人缓缓瘫坐在地上,鲜血顺着嘴角流出,早已是意识模糊了。

   孙言目光在酒馆内扫了一圈,微笑道:“现在,还有人需要我来肉偿吗?”

   寂静,整个酒馆一片死寂,周围的冒险者们瞧着这一幕,眼珠子都要凸出来。

   他们看到了什么?这么一个花容月貌的大姑娘,站在那里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看起来没有半点的杀伤力。可不到10秒的时间,便摆平了六位身经百战的冒险者。

  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这眼前这个女子简直就是刚中之刚,战斗起来简直比老牌的冒险者还要狠辣,一出手便是命中要害,让人难有再战之力,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 张嘉玥的目光扫视过来,在场的众人纷纷转头,不敢与之对视,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这好了,落得和地上那几位一样的下场。

   张嘉玥抬脚准备离开,忽然想起了什么,蹲下身,将那六个冒险者身搜了一遍,搜出120枚蓝金币,信用点没拿,不过有五十多瓶基因修复液落在了张嘉玥的手里,这也是一大笔信用点呢。

   瞧着这一幕,在场所有人的脸都有些抽抽,这人的手也未免也太黑了。

   “好,我这几个团员让姑娘教训了,不知怎么称呼?”一个豪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从人举目望去,只见一个铁塔般的大汉站在那里,身后还有几个眼神里透着几分不善的神色。

   得,有好戏看了!

   有认识那大汉的冒险者心里顿时嘀咕开了。

   “你不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?”张嘉玥反问道。

   “也是……我是流光冒险团的团长丘继维,这几个不成材的家伙是我的团员。”大汉说道。

   “你想替他们报仇?”张嘉玥表现虱很警惕上。

   “当然不是。虽然我没有看到是怎么回事,但想一下就知道,肯定是这几个家伙喝多了马尿,得罪美女了。”丘继维倒是没有露出护短的意思来,看样子他自己的团员也知道是什么货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