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20无限破解版下载

   张嘉玥一阵错愕,拿眼望去,眼中顿时露出狂喜之色:“居然是天蚕丝和庚金软线!”

   所谓的‘庚金软线’,是以一种庚金秘矿,熔炼成细丝,然后编织而成……别的且不说,这种庚金矿,是用来炼制高档飞剑的最佳材料,由此可见其珍贵程度了。

   张嘉玥虽然不精于炼器,可她手上有三阴宗和浮山宗的典籍,一些专门介绍材料的典籍中,对于药材或者矿物,都有非常详尽的介绍。还有那天蚕丝,虽然这种传说中的材料不太锋锐,但却韧性惊人,兼具着惊人弹姓。若有这东西,结合那庚金软线,倒真是可于那乾坤弓相配。

   “不知齐大师要多少价,才肯将这两件材料转让于我?”

   张嘉玥只望了一眼,便毫不犹豫地开口问价。她没奢想着能够白白拿到这两件材料……事实上,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,如果对方真的白送给她,那代价恐怕更为惊人。

   齐震却咧嘴一笑,开口说道:“这些庚金软线和天蚕丝,是我以前在市集上以三万灵石买来,那人急于出手,故此是占了他天大便宜。之后历经数年祭炼,才把这庚金矿,编织成线。原本是打算制一张弓弩,只是一直都未得空。嘿!看你见识不凡,也当应知晓,这两件材料是何等难求。换做旁人,即便是再出十倍的灵石,我亦未必肯卖!不过若换做是你,我白送给你也是无妨……”

   得!怕什么来什么!

   张嘉玥心中微沉,知晓齐震后面的话里,绝对不会让自己心情松快。

   这个齐震看上去性情豪爽,但没有几分心计,怎么可能在这流水城中开店谋生?

   这两件材料价值是一回事,关键是可遇而不可求,如果乾坤弓用上这两件材料作为弓弦,再加上天金破甲锥,那威力何止倍增?!

   因而,这种宝物绝对不是说送便送的。

   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!

  
清新 90校花娇羞

   张嘉玥现在只希望这齐震所求的事情不要太难,因为她实在是很需要这两件材料。

   “齐大师一定是有什么条件吧?”张嘉玥做了一个‘请’的手势。

   齐震笑了笑,没有立即开口,而是沉吟了片刻之后,才开口说道:“我现在确实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。刚才你看到有几个人出去,他们刚刚委托了我一件生意……与那六爻河洛阵图一样,也是要我炼制一件破阵的法器。只是他们给的阵图虽是完整,我却炼不出来。因为那幅阵图实在太过复杂,材料也不足够。只能将之简化改动之后,才可炼制。若你能够办到,这天蚕丝和庚金软线,我便白送于你。另外再赠这颗巽风珠给你,帮你一起加炼到这乾坤弓上——”

   张嘉玥的唇角微微抽搐,心道是果然如此……她就知齐震所求,必定与阵道有关。她心里有些不悦,虽然这对她也有好处,但总有一种被裹胁的感觉。不过她还是耐着姓子,看向齐震手里的那颗青色小珠——若是旁的宝物,那也还罢了。她必定会不顾而去,另寻他人修复这乾坤弓。

   可偏偏是这巽风珠,能与那弓箭相合,可以无视空气阻力,让箭矢的速度更快、更稳定,从而大幅提升箭矢威力……对她而言,价值确实不可估量。

   这齐震的心机倒是十分的深沉,虽然是明摆着挖坑,却令她不得不跳。

   见张嘉玥沉吟,齐震也不催促,而是递过来一块玉简。

   张嘉玥看了他一眼,接过玉简贴于眉心,将魂力输于其中……那两件材料能否到手,还要看她这一次能否满足对方的要求才行。

   前次是缺少总图,只要寻到脉络,将其组合起来就可以了。这一次,却是把复杂程度可能更在六爻河洛阵图之上的阵图,大幅简化,这可完是两码事情,难易程度也完是云泥之别。

   而便在片刻之后,张嘉玥却又是神情一怔。这内中所载,是一种名为四象混天阵的阵图。洪荒时代,声名几乎不在六爻河洛阵图之下。

   只是后者简单了一些,材质品阶有些不如,似乎是仿制前者。

   张嘉玥不由得哑然一笑,若是换做别的也就罢了,可既然是此物,却也容易解决,而且通过这一阵图,她在阵道方面的造诣也更进一步。总的说来,是利大于弊。

   目光微闪,张嘉玥却仍不开口应承,而是眼带探询地问道:“齐大师,我只是奇怪,这次的事情分明凶险之至。所谓有一便有二,你又何必趟这趟浑水?”

   那齐震面色的神情一怔,接着却是苦涩一笑:“原来你也猜到了!却不知是从何处得知?”

   张嘉玥微微摇头:“我来流水城不久,哪里可能打听到什么?只是方才去了一趟万妙阁的拍卖会,发现许多人在收集破阵之物,所以有所猜测而已——”

   齐震一阵恍然,眼中浮出一抹惊讶的神色:“你倒真是机敏!这件事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。数月前传闻有件宝物要在主世界出世,故此才吸引诸派与众多散修都汇聚于此。不过凡大机缘,便有大凶险。听说那件宝物,便藏于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,周围更有阵法守护,故此这些修士,才会尽力收集这破阵之物……”

   张嘉玥心中微惊,接着心道一声果然,怪不得这拍卖会上会出现那些破阵的法器,而且会卖出那种天价——阵图不等于法器,破阵必须用到阵图,而那些法器中镌刻着阵图,才具有破阵的效果。当然,更好的手段是有阵道师,不过阵道师毕竟少见,像齐震这样的炼器师虽然也通晓阵道,却不是普通修士能够驱使的。

   齐震继续说道:“其实那座大阵虽是神妙,可若是有精通阵道的阵道师出手,弹指之间便可破去。不过你也当知晓,我们这些炼器师和符箓师以及元婴以上修士,都受修真世界誓言约束,轻易不得进入主世界。哪怕主世界现在遭逢异变,也不能轻易地破除誓言。因而这次那件宝物出世,各方知道消息的势力便只能将这件事情托于自家晚辈,而破阵之物也开始紧俏。我本不愿被卷入此事,只是以前受人恩惠,被照拂良多,不得不然……”

   张嘉玥听得一脸惊讶,她还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约束,不过她也不能显露出来,甚至不能询问,以免被其怀疑自己的来历,而且这样更好,万一自己得罪了人,跑回主世界便是,反正元婴以下的对手,她还真心不含糊。只是……她突然又有一个想法,如果那些高于元婴境界的强者能够破誓出手的话,主世界的灾难岂不是可以早日结束?

   耸耸肩,张嘉玥摒绝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这种事情,岂是她这种小人物能够左右的?

   至于这齐震所言之恩惠,却不知是真是假。此人面上看起来还算爽直,但从刚才的情况来看,谁如果说他没有心机,那可就是真的不走心了。

   双目微微一眯,张嘉玥接着又问道:“既然是你炼制不了,为何不请那些阵道大师帮你?流水城的阵道大师为数不少吧?你如果肯有这些材料作为酬谢,请他们为你重新梳理这座阵图,炼制一件法器,应该是足够了。”

   齐震闻言顿时一声冷笑:“请人?现在几乎所有修士对那件宝物都虎视眈眈,阵道造诣稍好一点的修士,都已被收罗控制。我这两位雇主,虽也是出身大派,却差了他们不止一筹,也只有求到我这里,希冀能有办法炼制出这两件法器。”

   张嘉玥心里微一转念,便摇头道:“既然是这种情况,那仅仅是这乾坤弓,却少了一些,必须另外加一万下品灵石。而且事成之后,你需发誓,日后不得将你我之间的交易,透露于他人知晓。”

   其实光是这庚金软线、天蚕丝和巽风珠,她便已然是无法拒绝。之所以还加上这一万灵石,却是齐震今日的举动,令张嘉玥有些不痛快罢了。

   他原本以为齐震必定会为难一阵,却不料闻言之后,齐震那看似憨厚的脸上立即露出狡黠的笑容:“另加一万下品灵石?你倒是会坐地起价!不过现在情况特殊,倒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   当他话音落下之时,张嘉玥便有些后悔,知到自己的报价,是远低于齐震的预想。只能无奈地耸耸肩,紧紧握住那块玉简道:“给我一财时间!一周之后,我必定要拿到炼制完成的乾坤弓!”

   齐震的神情顿时怔住,眼中透出了几分凝然。

   将那四象混元阵重新简化,却是远远超出张嘉玥预料的艰难。齐震能够拿出的材料,实在太少。只有总量的一半不到,其余的部分,只有以其它次一等的材料来代替,在简化阵图的时候,也必须要考虑到材料的承载力……也就是说,张嘉玥除了要设计新的阵图之外,还需考虑这四象混元阵,与这些材料的契合度,因而难度倍增。

   好在她之前研究过六爻河洛阵图,再加上宝莲符文可以参详……饶是如此,张嘉玥依旧是从齐震那里,再追加索要了二万灵石,才肯罢休。

   似乎也知道自己确实理亏,那齐震也未在这价格上继续纠缠。反倒是在重炼那乾坤弓时,更尽心尽力,为此更追加了些部分材料进去。

   如此一来,张嘉玥却也再不好意思。在那阵图上再做手脚。只是由于齐震拿出的材料缺口实在太大的关系,替补的部分,又不是完适合。这简化的四象混元阵,即便炼成,威能也是远远不如正品,也与先前那件六爻河洛阵图一样,没什么太出奇的地方。

   而张嘉玥也一直拖了十天,才将这张阵图,彻底完成。倒是齐震那边,却反倒是比她早了两日时间完成了修复。

   重新修复完成的的乾坤弓,即便是边角部分那些无关紧要的残损阵纹,都已是部修补完毕。

   弓身之上,在中心位置镶嵌了那颗巽风珠,与弓身连接的阵纹,则是由张嘉玥亲手设计。

   ——在不减弱乾坤弓本身威能的情况下,可以最大程度的,发挥出巽风珠的威能。

   还有那弓弦,庚金软线与天蚕丝编织在一起,祭炼融合之后,却是一条银白色的弓弦。

   随手一弹,便可发出一声如雷鸣般的崩响。更有那重重音浪四下扩散,竟也整着她的魔音攻的音攻之威。

   拿着这件重生的战弓法器,张嘉玥心内的喜悦,几乎是压制不住……她真没有想到此行竟然能够得到这么一件宝贝。

   那七支天金破甲锥,也已是重新炼制完成。齐震的阵道造诣,虽是稍差,不过却到底不愧是名闻整个流水城的炼器师。有张嘉玥现成的阵图在,几乎是毫无碍难的,便将这七支天金破甲锥,彻底修复。甚至由于他另加入了一些稀世金属的缘故,整体威能,大约已可相当于原本的十二成。

   不过在张嘉玥看来,却是浪费之至——若由她亲自设计,再为这些新增的金属重构阵图,大可将这破甲锥的威力,再提升五到六成。用这价值近万灵石的材料,却只增加两成威力,实在叫张嘉玥不知该怎么说才好。

   倒是她对齐震的印象,稍稍有所改观。此番虽是被这人算计了一次,不过大体上,倒也算是一个厚道之人。至少此人答应的事情,都能够尽心尽力,也绝不反悔。

   而除了这天金破甲锥之外,齐震又另为她炼制的九支备用的箭矢。都是以稀有金属练成,另有加入了部分水磨云光铁,本身便极其坚锐,加上内中阵纹加持,更是锐不可当。

   就杀伤力而言,或者比天金破甲锥要弱上几筹,可若是论到穿透力,却并不稍逊,甚至更有胜之。

   推荐好友新书《重生之巫师归来》(女主):

   江小洛又重生了,为什么是‘又’,第一次重生是在悲苦了大半生刚刚生活上有些好转,就重生到了《哈利波特》世界,成了一名巫师,在最后的决战当中,江小洛又一次悲摧地倒在了幸福生活来临之前,这一次,她居然又一次重生,回到了前世十一岁的时候,老天既然让她重新开始,自然要快意恩仇,悠然此生!